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刺杀骑士团长》->正文

第一部 显形理念篇 4、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

    五月也接近尾声的一个晴?#23454;?#26089;晨,我把自己的一套绘画用品搬进雨田画师过去使用的画室,久违地面对崭新的画布(画室里,画师用的绘画用品荡然无存。想必政彦归拢去了哪里)。画室是大小五米见方的真正的四方形房间。木地板,周围墙壁涂得白白的。地板完全裸露,铺的东西一片也没?#23567;?#26397;北开一个大大的窗口,挂着朴素的白色窗帘。朝东的窗口偏小,窗帘也没挂。墙上照例无任何装饰。房间一角有个?#32654;?#20914;洗颜料的大瓷盆。想必用很久了,表面混合沾着大凡所有的颜色。大瓷盆旁边放一个老式煤油炉,天花板安一台大电风扇。有一张工作台,有一?#35328;?#26408;凳。贴墙板架上有一套小型音响装置,可以边作画边听歌剧唱片。窗口吹来的风有一股新?#23454;?#26641;味儿——不折不扣是可供画家专心作画的空间。必要的物品一应俱全,多余的东西一概没?#23567;?br />
    得到这样的新环境,一种想画点什么的心情在我身上聚敛成形。那类似沉静的痛?#23567;?#32780;且,当下的我能自由支配的时间几乎不受限制。无需出于生计考虑画违心的画,没有义务为下班回家的妻准备晚饭(虽说这个并不痛苦,但同样属于义务)。不仅不用准备做饭,如果有意,即使不?#38405;?#23478;子饭而情愿挨饿的权利在我也是有的。?#39029;?#22836;彻尾自由,无需顾虑任何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然而归终我没有作画。哪怕站在画?#35760;?#30447;视其雪白面幅的时间再长,也丝毫涌现不出应该画在那里的意象。不知从哪里入手,抓不着契机。我如同失去语言的小说家、失去?#21046;?#30340;演奏家,在这了无饰物的绝对呈四方形的房间里一筹莫展。

    迄今?#28216;?#26377;过这样的体验。一旦面对画布,我的心几乎即刻离开日常地平线,而有什么在脑海浮现出来。有时是具有有益实体的意念,有时是几乎毫无用处的妄想。但必有什么浮现出来。我只要从中发现和捕捉合?#23454;?#20160;么移往画布、跟着直觉使之发展即可。作品水?#35282;?#25104;。然而现在看不到堪可成为发?#35828;?#20160;么。无论欲·望多么旺盛,就算胸口深处有什么作痛,事物这东西也?#25925;?#38656;要具体端口的。

    一早起来(我一般六点前起床),先在厨房做咖啡,之后手拿马克杯进入画室,在画?#35760;?#30340;木凳上坐下。全神贯注。谛听心间回响,力图发现那里理应有的某个图像。结果总是败下阵来,一无所获。尝试片刻全神贯注,之后灰心丧气地坐在画室地板上听普契尼(1)的歌剧(不知何故,这段时间我听的全是普契尼)。《图兰朵》《艺术家的生涯》。我一边仰视懒洋洋旋转的吊扇,一边静等意念、主题那样的东西?#30423;佟?#28982;而什么也没?#30423;佟?#21807;独初夏的太阳朝着中天缓缓移动。

    (1)贾科莫·普契尼(GiacomoPuccini,1858—1924),意大利歌剧作曲家,写实主义歌剧的代表,主要作品有歌剧《艺术家的生涯》《托斯卡》《蝴蝶夫人》等。

    到底什么出问题了呢?或许因为长年累月为了生计画肖像画画得太久了,可能因此弱化了自己身?#26174;?#32463;有的天然性直觉,一如海岸的沙被波浪渐次掠走。总之,水流在某处拐去错误的方向。需要花些时间,我想。必须忍耐一下。必须把时间拉往自己这边。这样,肯定会再次抓住正确的水流。水路应该返回我的身边。但说老实话,我没有多少自信。

    我同人妻们发生关系也是在这一时期。想必我在寻求精神性突破口那样的东西。我无论如何都想从现在陷入的这种停滞中挣脱出去。为此需要给自己以刺激(怎样的刺激都可以),需要给精神以摇颤。还?#26657;?#25105;对孑然一身的?#21050;?#24320;始感到疲惫。我已经很长时间没?#24403;?#22899;性了。

    如今想来,那真是流向奇异的每一天。我早早睁眼醒来,走进四面白墙的正方形画室,面对雪白的画布,在无由获得任?#25105;?#35937;的?#21050;?#20013;坐在地板上听普契尼。在创作这个领域,我几乎同?#30475;?#30340;“无(2)”面面相觑。在歌剧寸步难?#24515;?#19968;时期,克劳德·德彪西在某处?#21561;饋?#25105;一天天只是?#20013;?#21019;作无”。这个夏天的我也和他一样,?#23853;?#19968;?#27838;?#20107;“无的创作”。或者我对每天同“无”相对已经相当习惯了也未可知,即使不能说关系要好起来。

    (2)原文读音标注为法语“rien”。

    每星期大约两次,一到下午她(第二个人妻)?#28034;?#32418;色?#38405;?#24211;柏?#20384;础?#25105;们立马上床抱在一起。偏午时分尽情尽兴贪图对方的肉体。由此生成的当然不是无,现实肉体毫无疑问就在那里。可以用手触摸每个边边?#22681;牽部?#20197;任嘴唇移?#23567;?#22914;此这般,我像打开意识开关似的,在虚无?#21320;?#30340;无与鲜活生动的实在之间往来移动。她说丈夫已近两年没抱她的身体了。?#20154;?#22823;十岁,工作忙,回家时间晚。无论她怎么引诱,都好像没那份心思。

    “那是怎么回事呢?#31354;餉春?#30340;身子!”

    她微微缩了缩肩:“结婚十五六年了,孩子也两个了,我怕是不再新鲜了。”

    “对我可是新?#23454;?#19981;得了……”

    “谢谢!给你这么一说,觉得就像被循环利用了似的。”

    ?#30333;试?#30340;再生利用?”

    “正是。”

    “再宝贵不过的?#35797;矗 ?#25105;说,“也有益于社会。”

    她哧哧笑了:“只要能准确无误加以分类……”

    停了一会儿,我们再次乐此不疲地向?#35797;?#22797;杂的分类发起进攻。

    坦?#23454;?#35828;,我原本就不是对她这个人感兴趣。在这个意义上,她同我过去交往的女性们不是同一色调。我和她之间基本不存在共同话题。现在生活的环境也好,迄今走过来的人生旅程也好,都几乎没有交集部分。我这人本来就沉默寡言,两人在一起时主要是她说。她说自己个?#35828;?#20107;,我随声附和,发表一点类似感想的东西。正确说来很难称为交?#28014;?br />
    对于我这完全是全新初次体验。?#25512;?#20182;女性来说,我一般先?#36828;?#26041;怀有人性上的兴趣,而后与之相随似的发生肉体关系。?#22235;四?#24335;。可是对她不是这样。先有肉体关系。而且相当不坏。同她相会当?#26657;?#25105;以为是?#30475;?#20139;受这一乐趣。我想她也同样以此为乐。在我的怀中她一连几次冲顶,我也不知几次在她体内一泻而出。

    她说,婚后同丈夫以外的男人上床这是第一次。应该不是说谎。婚后我也是第一次同妻以外的女性睡觉(不,只有一次例外地同一个女?#27833;?#34942;共枕。但那非我所愿。具体情由稍后再谈)。

    ?#23433;?#36807;同代朋友好像差不多都和谁上床,虽说都已是太太了。”她说。

    “常听人那么说。”

    ?#25226;?#29615;利用。”

    “没想到我也成了其中一员。”

    我仰望天花板考虑柚。估计她也在某处同某个人如法炮制吧?

    她回去后剩下我一个人,实在闲得难受。床上还有她睡过的凹坑。我没心思做什么,歪在阳台躺椅上看书消磨时间。雨田画师的书架上全是旧书。如今很难到手的珍稀小说也有不少——过去很有人气,而不觉之间被人忘掉,几乎没有人拿在手上了,便是这样的作品。我?#19981;?#35835;这种古色古香的小说。因?#35828;?#20197;同一位不曾谋面的老人共同拥有被时间遗忘般的心情。

    日暮时分,打开葡萄?#30772;浚?#26102;而喝葡萄酒对于当时的我是唯一的奢侈。当然不是高档品),听旧密纹唱片。唱片收藏全都是西方古典音乐,多半是歌剧和室内乐。哪一枚都好像被不胜爱惜地听过,唱片表面一道伤痕也没?#23567;?#30333;天我主要听歌剧。入?#25346;?#21518;大都听贝多芬和舒伯特的四重奏。

    同年长的人妻有了关系、定期?#24403;?#26377;血有肉的女性身体以后,感觉上似乎获得了某?#32844;?#36866;?#23567;?#25104;熟女性柔软的肌肤感触,使得?#19968;?#26377;的焦躁情绪很大程度上平复下来。至少在?#24403;?#22905;的时间里,各种疑问和悬案得以一时置之度外。可是不知画什?#26149;謾?#30456;关意象浮不上脑海这一状况并未发生变化。我时不时在床上用铅笔画她的裸·体素描。大多是色情的——我的那个物件进入她体内啦她口含我的同一物件之类。她也红着脸兴奋地看这种素描。假如把这样的场景拍摄下来,想必大半女?#36828;家?#35752;厌,有可能让她们?#36828;?#26041;产生厌恶感或戒心。但若是素描,且是画得好的素描,她们?#21561;?#20026;之欢喜。因为其中有生命的温煦,至少没有机械性冷漠。问题是,哪怕这样的素描画得再好,我真正想画的图像也仍然浮现不出来,了无踪影。

    学生时代画的那种所谓“抽象画”对现在的我几乎引不起心灵震颤。我已不再为那一类型的画所吸引。如今回头看去,我曾经如醉如痴画的作品,总之不过是“形式追求”罢了。青年时代的我曾为造型的形式美?#25512;?#34913;那样的东西心往神驰。那也当然不坏。但就我来说,手还没有触及其前面应有的灵魂深层。这点我现在完全明白了。我当时能够入手的,无?#22681;?#20026;浅层的造型妙趣而已。没发现足以强烈摇撼心魂的东西。那里有的,往?#32654;?#35828;,顶多不外乎?#23433;?#27668;”。

    我已三十六岁了。眼看就年届四十。四十岁之前无论如何都要作为画家确保自己固有的绘画世界。我一直这么感觉的。四十岁这个年龄对于人是一个分水岭。过得这个岭,人就不可能一如以前了。到四十还有?#21738;?#26102;间。而?#21738;?#24819;必一闪而过。何况由于为生活一直画肖像画?#22675;?#31995;,我的人生已经绕了很大弯子。我必须想方设法再一次把时间拉回自己这边。

    山居生活时间里,我开始想更详细了解一下?#24656;?#38632;田具彦。迄今为止,我一次也未曾对日本画有过兴趣。因此,即使雨田具彦这个名字传进耳朵,即使他碰巧是我的朋友的父亲,我也几乎不晓得他是怎样的人物、以前画过怎样的画。雨田具彦诚然是日本画坛的重镇,但不妨说他几乎从不出现在正面舞台——这同他的社会名声无关——而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或者相当偏激地过着创作生活。关于他我所知道的至今也就这些。

    但是,用他留下的音响听他收藏的唱片、从他的书橱上拿他的书看、在他睡过的床上休息、在他的厨房里日常性做饭、出入他使用过的画室过程?#26657;?#25105;开?#36158;?#28176;对雨田具彦这个人产生了兴趣——或许更接近好奇心。曾经有志于现代主义绘画并且去维也?#38378;?#23398;,然而回国后突如其来地“回归”日本画——其步履引起了?#20063;?#23569;兴趣。详情虽不大清楚,但从常识角度考虑,长期画西洋画的人转画日本画绝?#19988;?#20107;。这需要下决心全部抛弃此前辛苦学得的技法,并?#20197;?#27425;从零出发。尽管如此,雨田具彦也决意选择这条艰难旅?#23613;?#37027;里存在某种巨大理由。

    某日,给绘画班上课前顺便走进小田原市的图书馆找雨田具彦画集。也是因为是家住本地的画家,图书馆里有他三册可观的画集。其中一册还作为?#23433;?#32771;资料”载有他二十年代画的西洋画。令人惊异的是,他青年时代画的一?#30423;形?#27915;画总有哪里让我想起自己曾经画的“抽象画”。风格并不具体相同(战前的他受立体派(3)影响的色彩很浓),其中表现的“贪婪地追求形式本身”的姿态同我的姿态有不少相通之处。当然,毕竟日后成了一流画家,他画的画远为?#33258;?#28145;厚,也有感染力。技法上也有值得赞叹的东西,想必当时受到高度评价。然而其中有某种?#21857;薄?#19975;历十五年黄?#35270;?br />
    (3)立体派:Cubism。亦译作立体主义、立方主义。1908年法国?#20284;?#30340;美术运动。以毕加索、布拉克为代表,从各个角度观察绘画对象,力图将其画入同一画幅。

    我坐在图书馆桌子之间,久久凝视这些作品。到底缺什么呢?我无法准确锁定那个什么。但最后若让我直言不讳的话,这些是纵使没有也别无所谓的画。即便就这样永远消失在哪里,也不至于有人感到不便。说法或许过于残酷,但千真万确。从历经七十余年后的现时阶段看来,这点一清二楚。

    而后我翻动画页,按各时期顺序看他?#30333;?#21521;”为日本画画家的画。初期的多少带几分?#23383;桑?#32463;过模仿先行画家手法那样的阶段之后,他缓慢而又?#26143;?#23454;实地找到自己本身的日本画风格。我得以依序跟踪其轨迹。偶尔的探索性失误固然?#26657;?#20294;没有困惑。拿起日本画画?#25163;?#21518;的他的作品,有某种只有他能画的什么,他也自我觉出这点。他朝着那个“什么”的核心,以充满自?#35834;?#27493;伐勇往直前。其中不再有油画时代“?#21857;?#20160;么”的印象。?#29616;白?#21521;?#20445;?#33707;如说是?#21543;?#21326;”。

    最初阶段,雨田具彦?#25512;?#36890;日本画画家同样画现实中的风景和花草,但很快(其中应有某种动机)开始主要画日本古代的风景。取材于平安时期(4)和镰仓时期(5)的绘画居多。但他最?#19981;?#30340;则是公元七世纪初即圣德太子时期。那里有过的风景、历史事件?#25512;?#36890;?#35828;?#29983;活场面由他大胆而细致地使之跃然纸上。他当然不曾目睹那样的风景。想必他是以心眼使之历历在目的。至于?#25105;?#36873;飞鸟时期(6),原由不得而知。但那成了他独特的世界,成了他固有的风格。与此同时,他的日本画技法修炼得炉火纯青。

    (4)平安时期:日本古代定都平安京(现京都)的历史时期,始于798年,止于1192年。

    (5)镰仓时期:源?#20384;?#26397;在镰仓开设幕府的历史时期,始于1185年,止于1333年。

    (6)飞鸟时期:日本以推古天?#39280;?#20013;心的历史时期。时期?#24418;?#23450;论。一说从推古天皇即位的593年至迁都平安京的710年。一说从佛教传入的552年至大化革新的645年。

    注意细看当?#26657;路?#20174;某个点开始,他得以自由自在地画自己想画的东西。从那时往后,他的笔似乎随心所欲自?#26432;擠诺?#22312;画幅上腾跃起舞。画最出色的部分在于空白。反过来说,在于什么也没画的部位。他能够果断通过不画而将自己想画的东西明确凸显出来。想必那是日本画这一形式最擅长的部分。至少我没在西洋画中见过如此大胆的空白。注视之间,我好像得以理解了雨田具彦转向为日本画画家的意义。?#20063;幻?#30333;的是他何时、如何决心大胆?#30333;?#21521;”并付诸实施的。

    看了看卷末他的简历。他生于熊本阿苏。父亲是大地主、地方上的头面人物,家境极为富裕。少年时代其绘画才华即为人瞩目,年纪轻轻崭露?#26041;恰8沾?#19996;京美术学校(后来的东京艺术大学)毕业的他,被寄予未来希望留学维也纳是一九三六年末至一九三九年期间。一九三九年初第二?#38382;?#30028;大战爆发前乘不来梅港?#29615;?#30340;客轮回国。说起一九三六年至一九三九年,正是希特勒在德国执政时期。奥地利被德国吞并即发生所谓Anschluss(7)是在一九三?#22235;?#19977;月。年轻的雨田具彦?#27627;?#32500;也纳正?#30340;?#19968;动荡时期。这样,他必定目击种种样样的历史场景。

    (7)原文是Anschluss,德语。意为联合或政治联盟。这里指德奥合并,即1938年3月12日纳粹德国和奥地利第一共和国合并。

    在那里,他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了呢?明朝那些事儿小说

    我通读了画集中的一册收录的题为《雨田具彦论》的长篇考证?#26376;?#25991;。从中明确得知的仅有一点,即关于维也纳时期的他几乎完全不为人知。关于返回日本后的作为日本画画家的他的履历诚然论述得相当具体而详细,可是关于被视为他在维也纳时期?#30333;?#21521;”的动机和原委则扑朔迷离,止于不甚有根据的推测。至于他在维也纳做了怎样的事,是什么促使他大胆?#30333;?#21521;”的,这方面则处于迷雾之?#23567;?br />
    雨田具彦在一九三九年的二月回国,在千?#38405;?#31199;房落脚。那时他就好像已彻底放弃创作油画。尽管这样,每月?#25925;?#25509;得父母家寄来的足够生活的汇款。母?#23376;?#20854;溺爱他。那一时期他似乎几乎靠自学学了日本画。也曾一度师从谁学过,但好像不顺利。他原本就不是?#24895;?#35878;恭的人,同他人维持友好平稳?#22675;?#31995;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如此这般,“孤立”成了他人生一以贯之的主旋律。

    一九四一年末珍珠港遇袭,日本进入全面战争?#21050;?#27492;后他离开喧嚣的东京,回到阿苏老家。因是次子,得以从家业?#22363;腥说?#40635;?#25345;型?#36523;出来,家里给了他一座小房子和一个女佣,在那里过着同战争几乎无关的平静生活。幸也罢不幸也罢,肺部有先天性缺陷,不用担心被征兵(或者这终究是表面借口,而是家里从背后打通关系使之免于征兵亦未可知)。也无需像一般日本国民那样遭受?#29616;?#30340;饥饿。而且因为住在深山里,只要不发生重大失误,也不用担心受到美军飞机轰炸。这样,他一直在阿?#19976;?#20013;闷到一九四五年战争结束。想必他绝断与人世的联系,而在独自习得日本画技法上面倾注了心血。那期间他一幅作品也未发表。

    对于作为精英西洋画画家为世人瞩目并被寄予厚望留学维也纳的雨田具彦来说,长达六年保持沉默和被主流画坛忘却一事应该不是无关痛痒的体验。然而他并非轻易?#22253;?#20043;人。长期战争终于告终而人们力?#21363;?#28151;乱中苦苦挣扎出来的时候,获得新生的雨田具彦已经作为新兴日本画画家重新闪亮登场。开始一点点发表战争期间画而未发的作品。那是众多有名画家由于在战争期间画火药味十足的“国策画”而被迫引咎沉默、在占领军监视下半是引退度日的时代。唯其如此,他的作品才作为日本画革新的可能?#36828;?#20026;世人瞩目。不妨说,时代站在了他的一边。

    此后他的经历没有值得一提的。取得成功后的人生往往索然无味。当然,成功的一?#24067;?#21363;朝着多姿多?#23454;幕?#28781;结局一?#25151;?#22868;的艺术家也是有的,但雨田具彦不是这样。迄今他获得数不胜数的?#27605;睿ǖ故?#20197;“分心”为由拒受文化勋?#25314;?#22312;社会上也变得有名了。画的价格逐年高涨,作品出现在众多公共场所。作画委托络绎不绝,海外评价也高。简直可以说是一帆风?#22330;?#20294;他本人几乎不登台?#26009;唷?#20986;任官职也一概断然拒绝。纵有邀请,国内国外也哪里都不去。只管一个人闷在小田原山上(即我现在住的房子)兴之所至地专心创作。

    现在他已九十二岁,住进?#28860;?#39640;原一?#19968;?#29702;机构,处于基本分不清歌剧?#25512;降?#38149;有何区别的?#21050;?br />
    我合上画集,还回图书馆服务台。

    若是晴天,饭后就走上阳台歪在躺椅上?#26412;?#30333;葡萄酒杯。一边望着南面天空闪?#20102;?#28865;的星星,一边思忖雨田具彦的人生是不是有自己应?#20040;?#20013;学习的东西。不惧怕?#35851;?#29983;存方式的勇气。将时间拉向自己这边的重要性。以及在此基础上寻找自己特有的创作风格和主题的执著。这当然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但若想作为创作者生存下去,无论如何都必须迎难而进。如果可能,但愿四十岁前……

    但另一方面,雨田具彦在维也纳有过怎样的体验呢?在那里目击过怎样的场景呢?到底是什么使得他永久?#25317;?#27833;画画?#23454;哪兀?#25105;想像维也?#23665;?#22836;翻飞的红黑两色卐旗?#30171;?#21254;?#26032;?#30340;年轻时候的雨田具彦形象。不知何故,季节是冬?#23613;?#20182;身穿厚大?#25314;?#33046;?#28216;?#30528;围巾,鸭舌帽拉得低低的。脸看不见。市内电车在刚开始下的雨夹雪中拐弯驶来。他边走边向空中呼出俨然将沉默直接付以形状的白色气体。市民们在温暖的咖啡馆喝着加有朗姆酒的咖啡。

    我把他后来画的飞鸟时期的日本光景同维也纳古老街头的风景试着重合起来。但是,无论怎样驱使想像力,也无法在二者之间?#39029;?#20219;何相似点。

    阳台西侧面对狭窄的?#28966;取?#38548;着?#28966;?#30340;对面是同这边高度相差无几的山峦。山?#25176;?#22369;上疏疏落落坐落着几座房舍,似乎有意让蓊郁的绿树围在中间。我住的房子的右边斜对面有一座分外引人注目的偌大的时?#32440;?#31569;。那座大量使用白色混凝土和蓝色?#26031;?#29627;璃建在山顶上的住房,与其说是住房,莫如说更像“公馆?#20445;?#33633;漾着甚为潇洒而奢华的氛围。沿?#38706;?#24314;,三层。大概出自一流建筑师之?#32844;桑?#36825;一带自古以来就多有别墅。不过那座房子一年到头都像有谁居住,每天夜晚玻璃深处都有灯光。当然,出于防盗,用定时器来?#36828;?#24320;灯也有可能。不过?#20063;?#24819;不至于那样。因为灯光每天有所不同,开?#33889;?#28783;时间变换不定。有时所有玻璃窗统统大放光明,照得如同繁华大街上的商品?#25925;?#31383;;有时只留下庭园灯隐隐约约?#22675;?#20142;,整座房子沉入漆黑夜色之?#23567;?br />
    面朝这边阳台(如轮船的顶层甲板)上面时不时有人影出现。每到傍晚时分,常可看到居住?#35828;?#36523;影。是男是女不好确定。身影很小,大多时候又是背部受光。不过,从其剪影和动作来看,我推测应是男的。那个人物总是单独一人。或者没有家属也说不定。

    到底什么人住在那房子里呢?反正我有闲时间,就这个那个想来想去。莫非那人独自住在这疏离人烟的山顶不成?是做什么的人呢?#30475;?#33268;可以肯定,他是在那潇洒的玻璃墙公馆里过着优雅而自由的生活。毕竟不可能从如此不便的位置天天去城里上班。想必其处境无需为生活操心费力。但若反过来从他那边隔着?#28966;?#24448;这边看,说不定我也是无忧无虑地一个人悠闲度日。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

    人影今天夜晚也出现了。和我同样坐在阳台椅子上,几乎一动不动。看样子和我同样望着空中眨闪的星星思索什么。思索的肯定是怎么思索怕也思索不出究竟的事物——在我眼里是这样的。无论处境多么得天独厚的人,也必有应该思索的什么。我微微举起葡萄酒杯,隔着?#28966;?#21521;那个人送去不无同病相怜意味的寒?#36873;?br />
    那时我当?#24187;?#26377;想到,那个人不久就会闯入我的人生并大大?#35851;?#25105;行走的路线。假如没有他,不至于有这般形形色色的事件落到我的头上。与此同时,假如没有他,我在黑暗中不为人知地丢掉性命也未可知。

    后来回头看去,觉得我们的人生委实匪夷所思,充满难以置?#35834;幕?#21776;的偶然和无法预测的曲折进程。然而,在那些已然实际出现的节点上,很多时候哪怕再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37096;?#33021;?#20063;?#20986;任何匪夷所思的元素。闪入我们眼帘的,恐怕只是在没有接缝的日常生活中发生的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事情。或许完全不合情理。可是,事物是否合乎情理,那要经过时间冲洗才能真正看得清楚。

    不过总的说来,合乎情理也好不合乎情理也好,最终释放某种意味的,大部分情况下恐怕仅是结果而已。无论谁看,结果都明显实际存在于那里并发挥影响力。问题是,锁定带来结果的原因并?#19988;?#20107;。而将其拿在手上“喏”一声出示于人就更是困难作业。当然,原因总会在哪里。不存在没有原因的结果,一如不存在不打鸡蛋的煎鸡蛋卷。一个棋子(原因)首先?#29677;獺?#19968;声碰倒相邻的棋子(原因),又?#29677;獺?#19968;声碰倒相邻的棋子(原因)。如此连锁性?#26377;?#26102;间里,什么是最初的原因,一般都变得无从知晓。或者变得怎么都无所谓。?#21482;?#32773;变成没人很想知道的东西。进而,话题在“归根结底很多棋子在那里哗?#24598;?#20498;下”的地方戛然而止。即将?#24425;?#30340;我的故事,没准就要走上与此相似的路。

    不管怎样,我在这里首先要讲的——即必须作为最初两个棋子拿出来的——是住在?#28966;?#23545;面山顶那个谜一样邻?#35828;?#20107;和拥有名为《刺杀骑士团长》那幅画的事。先讲那幅画。

上一页 《刺杀骑士团长》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22659;?- kikitree#live.com
黑龙江22选5app下载
东森娱乐官网注册 福利彩26选5好彩3 彩票开奖结果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安徽11选5开奖结 极速11选5微信计划群 体彩p3大老人预测今天 腾讯三分彩开奖查询 360体育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今日推荐号 极速塞车平台app 四川时时彩合法的吗 香港六合彩总部 平特一肖研究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