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刺杀骑士团长->正文

第一部 显形理念篇 10我们拨开又高又密的绿草

    我十五岁的时候妹妹去世了唐突的死法当时她十二岁初中一年级生来心脏就?#24418;?#39064;却不知何故到小学高年级的时候还基本没出现典型症状全家都多少放下心来我们开始怀有淡淡的期待长此以往人生可能平平安安?#20013;?#19979;去然而从那年五月开始心悸?#26412;?#19981;规则的情况陡然增加?#19978;?#21518;尤其经常出现无法安睡的夜晚多了起来在大学附属医院看了可无论检查得多么精细也没发现和以往不同的地方医师们颇费思量根本性问题本来已经做手术消除了

    尽量避免激?#20197;?#21160;过有规律的生活很快?#31361;?#24179;复下来的医师说大概只能这样说吧而后开了几种药

    但是心律不齐没能好转我隔着餐桌盯视妹妹的胸口时常想像她那不健全的心脏她正值胸部开始一点点膨胀的阶段即使心脏?#24418;?#39064;她的肉体也一步步在通往成熟的道路上行进看见妹妹日益鼓起的胸部感觉颇有些不可?#23478;?#30452;到前不久还完全是小孩子的妹妹一次突然迎来初潮乳房缓缓成形可是我的妹妹那小小胸部里面是一颗有缺陷的心脏而那缺陷就连专科医生也无法准确修复这一事实每?#39063;?#24471;我心慌意乱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失去这个小妹的念头总是在胸间?#21448;?#19981;去我觉得自己就是在这样的担忧中送走少年时代的

    妹妹身体弱一定要好好爱护她父母平时总是这样叮嘱我所以上同一所小学的时候我始终留意妹妹决心发生什么的时候挺身而出保护她和那颗小小的心脏而那样的机会实际一?#25105;?#27809;来

    妹妹从初中放学回来的路上上西武新宿线车站阶梯当中突然晕倒由?#28982;?#36710;送到附近的急诊医院我放学回来跑到医院时那颗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转瞬之间发生的事那天早?#26174;?#39184;桌一起吃早饭在门口?#30452;w?#25105;去高?#26657;?#22969;妹去初?#23567;?#32780;再见面时她已停止呼吸一对大眼睛永远闭上了嘴巴像要说什?#27492;?#30340;微微张开刚开始鼓胀的乳房再不会鼓胀得更大了

    再次看见她是她入殓的样子了身穿她?#19981;?#31359;的黑天鹅绒连衣裙施以淡?#20445;?#22836;发梳得漂漂亮亮穿一双黑色漆皮鞋在小些的棺木里仰面躺着连衣裙带有镶着白色花边的圆领白得近乎不自然

    躺着的她看上去只像是在安然入睡若摇一下身体很可能马上起身但那是错觉再怎?#26149;?#21796;再怎么摇动她都不会醒来了

    作为我不希望把妹妹娇小的身体塞进那般狭小局促的盒子里她的身体应该睡在宽宽大大的地方例如草原的正?#23567;?#25105;们应该分开又高又密的绿草不言不语地去看她风缓缓拂动绿草四周鸟们虫们应该发出原有的声音野生鲜花们应该连同花粉?#20040;种?#30340;香气飘向空?#23567;?#26085;落天黑无数银色星辰应该镶嵌在头顶上空到了早晨新的太阳应该使草叶上的露珠像宝石一般?#20102;?#20854;辉然而实际上她被?#25112;?#37027;不大的傻乎乎的棺木?#23567;?#22235;周装饰的全是用剪?#37117;?#19979;来插在花瓶里的不吉祥的白花照着狭小房间的是被消除颜色的荧光灯的光风琴曲?#21448;?#20837;天花板的小音箱中以人工声音流淌出来

    我没能看见她被焚烧棺盖关合被牢牢锁上时我再也忍不住了离开了火葬场那个房间也未拾她的遗骨我走到火葬场院子里一个人不出声地流泪为在妹妹短暂的人生中一?#25105;?#27809;能帮助她而由衷感到悲伤

    妹妹去世后家人也彻?#22918;?#20102;父?#22918;?#20197;前还沉默寡言母?#22918;?#20197;前还神经质我大体过着一如既往的生活加入登山俱乐部那方面的活动很忙有空儿又要学?#31361;?#21021;中美术教师劝我最好跟老师正式学画上绘画班时间里逐渐对绘画当真有了兴致当时的我觉得是要尽可能让自?#22909;?#36215;来以使得自己不?#24760;?#27515;去的妹妹

    妹妹去世后相当长时间里有几年时间呢父母把她的房间原样留在那里桌上堆的教科书和参考书也好笔橡皮和夹子也好床单被褥枕头也好洗过叠好的睡衣也好立柜里的校服也好全都原封不动保留着墙上挂的月历有她用漂亮的小?#20013;?#30340;日程安排日历仍是妹妹死去的月份看上去时间全然未从那里向前推进感觉上就好像门开了她走了进来家人不在的时候我时不时进入这个房间在拾掇得井井有条的床上静静坐下环视四周但?#38405;?#37324;放置的一?#24418;?#19968;概不碰作为我不想扰乱哪怕一点点那里悄然留存的妹妹活过的证据

    我时常想像假如不在十二岁那年死了妹妹往下会度过怎样的人生呢但我当然全然无?#21448;?#26195;就连自己本身将度过怎样的人生都摸不着头脑不可能得知妹妹人生的将来不过只要心脏瓣膜没有天生的问题她肯定能成长为?#38378;?#32780;富有魅力的成年女性得到许多男子的爱难免被他们温柔地抱在怀里但那光景很难具体浮现出来之于我的她始终是小我三岁需要我保护的小妹妹

    妹妹去世后一段时间里我一个劲儿画她为了不忘掉她的面容我从各个?#23884;?#25226;自己记忆中的她的面容在素描簿?#26174;?#29616;出来当然不至于忘记妹妹的面容?#20102;?#37117;不会忘记不过我另有追求那就是不忘记那一时刻的我所记忆的她的面容为此需要将其作为形态具体描绘下来留住我才十五岁无论关于记忆?#25925;?#20851;于画?#21482;?#20851;于时间的流动方式都所知无多但我知道为了将现在的记忆以原模原样保留下来必须采取?#25345;植?#30053;倘若置之不理不久势必杳然不见无论那记忆多么历历在目?#19981;故?#25269;不过时间的力量我想我本能地明白这点

    我在谁也没有的她的房间床上弓身坐下继续在素描簿上画她不知重画了多少次想方设法让心?#24656;?#30340;妹妹形象跃然纸上而当时的我一来经验不够二来还不具有相应的技术进展当然不那?#27492;?#21033;画完撕了画完撕了如此翻来覆去不过重看那时的画当时的素描?#25937;院?#22909;保管着得知那上面充溢着实实在在真真正正的哀伤不难看出技术上虽不成熟但那是我的灵魂力图唤起妹妹的灵魂的真挚作业?#30475;?#30475;那些画眼泪都不觉之间夺眶而出那以后?#19968;?#20102;许许多多的画但画出让我自己流泪的画前后仅此一次

    妹妹的死还给我带来一样东西那就是极度的幽闭恐惧症目睹她被塞入狭小的棺木被封盖锁牢送去火葬炉的场景之后我变得不?#21307;?#20837;狭小封闭的场所了很长时间连电梯都不敢坐?#30475;?#38754;对电梯都要想像电梯由于地震什么的自动停止自己被封闭在狭小空间中哪里也去不了单单这样一想都陷入惶恐?#21050;?#26080;法正常呼吸

    并不是妹妹去世后马上出现如此症状的差不多花了三年时间才表面化最初陷入惶恐?#21050;?#26159;进美术大学不久在搬家公司打工的时候我作为司机助手从厢?#23047;?#36710;上卸货但一次由于一点点疏忽而?#36824;?#22312;空荡荡的货厢里一天工作完了最后检查货厢有没有忘卸的东西时司机没确?#20384;?#38754;是否有人就从外面把门锁上了

    到再次开门我?#21448;型?#36523;大?#21152;?#20102;两个半小时那时间里一个人?#36824;?#22312;密封狭小的黑暗空间里说是密封但因为并非冷冻?#30340;?#31181;东西所以空气出入的间隙是有的冷静细想即可明白没有窒息的危险

    然而当时我被强烈的惶恐感袭上身来氧气本应绰绰有余但无论怎么大口吸气氧气都无法遍及体内这样呼吸越来越?#36125;١?#25105;想自己陷入了过度呼吸的?#21050;?#33041;袋晕晕乎乎上气不接下气为无以言喻的剧烈恐惧所俘虏不怕冷静待着不动很快就能从这里出去窒息那样的事不可能发生我促使自己这么想然而理性这个东西根本不起作用脑海中浮现的只有?#36824;?#20837;狭小棺木送进火葬炉的妹妹的样子我被恐惧紧紧擒住不断?#27809;?#36135;厢四壁

    卡?#21040;?#20837;公?#23601;?#36710;场从业人员结束一天的工作全都回家去了想必谁都没有察觉我的不见哪怕再用力敲壁板听见的人也好像一个都没有了弄不好说不定在此关到明天早上这么一想全身的筋肉?#36335;?#19968;下子变得七零八落

    觉察我弄出的动静而从外面打开?#24471;?#30340;是来巡视停车场的夜间保安员见我筋疲力尽狼狈不堪就让我在小休息室床上躺了一会儿然后让我喝了热红茶究竟躺了多长时间自己也稀里糊涂但呼吸终究正常了白天到了我?#36824;?#20445;安?#20445;?#20056;始发电车回到家?#23567;?#25105;钻到自己房间床上浑身久久剧?#20063;?#25238;

    从那以来我就不?#39029;说?#26799;了想必那一事件让我意识到了长眠于自己体内的恐怖情?#23567;?#32780;且那是关于死去妹妹的记忆带来的这点几乎没有怀疑的余地不仅电梯大凡密封的狭小场所都再也不敢踏入一?#20581;?#29978;至有潜水艇和坦克出现的电影也不敢看了单单想像纯属想像自己被封闭在那种狭小空间的场景都不能呼吸自如看电影当中起身走出电影院的时候都不止一次两次每当出现有人?#36824;?#36827;密闭场所的场面电影就再?#37096;?#19981;下去了所以我几乎不曾和别人一起看电影

    去北海道旅行时由于迫不得已的情由在胶?#34915;?#39302;里住了一次结果呼吸变得困难起来横竖睡不着只好出来在停车场车上度过一夜因是初春的札?#24076;?#22996;实堪称噩梦般的一夜

    妻时常用我的恐惧症寻我开心每当要爬到高楼顶层的时候她就独自?#35828;?#26799;上去喜不自胜地?#21364;?#25105;气喘吁吁爬十六层楼的楼梯但我没有对她说出自己所以产生恐惧的原由只说不知为什?#21050;?#29983;怕电梯

    也罢可能有益于健?#25285;?#26159;吧

    另外我对乳房比一般人大的女性?#37096;?#22987;怀有类似畏惧的情?#23567;?#33267;于那是不是同死于十二岁的妹妹刚刚发育的乳房有关准确说来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不知何故很早以前我就为拥有小型乳房的女性心驰神往?#30475;文?#30585;那样的乳房触摸那样的乳房我都想起妹妹胸前那小小的凸起误解了可不好办这并不意味我对妹妹怀有性方面的兴致我想自己追求的大概是?#25345;?#24773;景类似一种不可能失而复得的特定情景

    星期六下午我把手放在人妻恋人的胸部她的乳房既不特别小又不特别大大小正相?#40092;ʣ?#20054;乖收在我的掌心乳?#22346;?#22312;我的掌心留有刚才的硬度

    她星期六来我这里基本没有过周末要和家人一起过但这个周末她丈夫公差去?#19979;?#20102;两个女儿去那须的表姐家玩要住在那里所以她?#35834;?#20197;来我这里我们像平日午后那样慢慢花时间做爱之后两人沉浸在倦慵的静默?#26657;?#19968;如往常

    想听野道通?#21486;?#22905;问

    野道通?#21486;?#37027;到?#33258;?#20040;回事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24052;?#20102;就是山谷对面白色大房子住的那个谜一样的人嘛希望就免色君调查一下上?#25991;?#19981;是说了

    啊是的是的当然记得

    弄明白了一个情况?#25925;?#19968;点点我的一个妈妈朋友(1)住在那一带所以多少收集了一点信息想听

    (1)原文是ޥ友?#20445;?#25351;那些有年幼孩子多是幼儿园或小学生的妈妈之间的朋友交往

    当然想听

    免色君买那座视野开阔的房子是三年前的事那以前住在那里的是另一家原本是那一家建的房子但原?#24656;?#21482;在那房子里生活了两年一个晴朗的早晨那一家人突然收拾行李走了人家前脚刚走免色君就后脚住了进来他整个收购了那座形同?#24863;?#30340;豪宅至于事情因为什么变成那样子的谁都不知道

    就是说房子不是他建的我说

    ?#29677;Q?#20182;不过是随后进入已有的容器罢了活像狡猾的?#26408;有E?br />
    这么说让我觉得意外从一开始我就认定白色豪宅是他建的想必是由于山上的白色豪宅同免色其人的形象大概同其完美无缺的白发自然而然相连相呼应的缘故

    她继续道免色君做什么工作也没人知道知道的只是概不上班几乎一整天闭门不出估计是在用电?#36234;换?#20449;息吧毕竟听说满书房都是电脑近来只要有能力差不多所有的事都能用电脑处理我?#40092;?#30340;一个外科医生就一直在自己家里工作是个冲浪迷舍不得离开海边

    不出家门也能当外科医生

    对方发来关于患者的所有图像和信息解析后制定手术方案什么的发给对方实际手术通过图像监视着做同时根据需要提供建议或者由他自?#21644;?#36807;电脑机械手来做这样的手术也是有的听说

    突飞猛进的时代我说我个?#35828;故?#19981;愿意那样做手术

    免色君可能也是在做和这个相似的工作吧她说不管做的是什么反正根本不缺钱一个人生活在那么大的房子里?#25925;?#19981;时长期旅?#23567;?#24819;必是去海外有个房间像健身房似的健身器材应有尽?#23567;?#19968;有工夫就一个劲儿锻?#37117;?#32905;多余脂肪一片也没沾身主要爱好古典音乐有完备的音响?#25671;?#19981;认为是优雅生活

    这么细琐的事怎么都能知道呢

    她笑道看来你像是?#20984;?#20102;世间女性的信息搜集能力啊

    有可能我承认

    车一共有四?#23613;?#20004;辆捷豹和?#22346;?#25597;胜加上?#38405;?#24211;柏像是英国车爱好者

    ?#38405;?#24211;柏现在由宝马制作捷豹怕也给印度企业收购了吧准确说来哪一种我觉得都不能称为英国车

    他开的是老款?#38405;?#24211;柏再说就算捷豹给哪里的企业收购了说到底也是英国车嘛

    此外还明白了什么

    他家几乎无人出入免色君似乎是个相当爱好?#38706;?#30340;人?#19981;抖来?#21548;好多古典音乐?#26149;?#22810;书独身又有钱?#26149;?#20687;几乎不领女?#36234;?#38376;看上去过着十分节俭整洁的生活没准是同性恋者不过也有几个大约不是的证据

    你肯定哪里有丰富的信息源是吧

    眼下没有了稍往前一些有个像是女佣的人每星期去他家做?#22797;?#23478;务那个人去垃圾站倒垃圾或者去附近超市?#20309;?#26102;那里会有住在附近的太太自然相互说?#21834;?br />
    原来是这样我说于是野道通讯形成了

    是那么回事据那个人介绍免色君家里好像有个不开之厅主人指示她不许进入非常?#20384;?#22320;

    有点儿像?#29420;?#32993;子公爵的?#28508;?2)西夏死书小说

    (2)是作曲家巴托克创作的一部著名歌剧作品巴托克以?#28508;?#20316;隐喻用音乐刻画出一个阴森的充满神秘性的男性形象其人物原型是一位绰号蓝胡子的法国男爵是一位同性恋者剧中蓝胡子家走廊尽头有一个储藏室他交代新娘决不能打开那个房间新娘好奇打开后发现里面堆着好几具女性尸体

    是像常言?#30340;?#23478;的壁橱里都有一两具骷髅不是

    给她如此一说我脑海浮现出?#37027;?#34255;在阁楼里的刺杀骑士团长那幅画没准那?#24598;?#20284;壁橱中的骷髅

    她说那个谜团房间里有什么到最后她也没弄明白她来时门总是上着锁反正那个女佣已经不来他家了大概怀疑她嘴好说炒了眼下似乎他自己一个人做种种家务

    他本人也那么说了除了每星期一次的专?#30331;?#27905;服务差不多所有家务都自己包了

    毕竟对隐私够神经质的好像

    这倒也罢了而我这?#26149;?#20320;幽会的事会不会通过野道通讯在附近扩散开来

    我想不会她以沉静的语声说首先第一我始终小心预防第二你和免色君有所不同

    就是说我将其翻译成好懂的日语他有传闻要素我没?#23567;?br />
    我们必须对此致谢她欢快地说全职高手小说

    妹妹死后就像是与此同时似的很多事都不顺利了父亲经营的金属加工厂陷入慢性经营困难父亲因忙于应对而很少回家家庭气氛尴尬起来沉默越来越重越来越长这是妹妹活着时所没有的我想尽量离开这样的家就更深地一头扎进绘画里边不久开始?#24760;?#19978;美术大学专学绘画父?#20934;?#20915;反对说当画画的不可能正经生活家里也没有培养艺术家的经济余地我因此同父亲争争吵?#22330;?#30001;于母亲?#21448;?#35843;停我?#20040;?#36827;了美术大学但和父亲的关?#24213;?#21518;也没修复

    我时不时心想假如妹妹没有死假如妹妹平安活着那么我们一家肯定过着?#27573;?#24184;福的生活她的存在突如其来的消失致使迄今保持的平衡遽然崩溃家里不知不觉成了相互伤害的场所?#30475;?#24819;到这里都有一种深切的无奈朝我?#27515;?#24402;根结底自?#20309;?#33021;填?#36141;妹妹?#30041;下的空洞

    后来我连妹妹的画也不再画了进入?#26469;?#20043;后面对画布我想画的主要成了不具有具体意味的事象和物体一言以蔽之抽象画所有事物的意义在那里成了符号新的意味通过符号与符号的纠缠而产生我情愿把脚踏入这种指向完结性的世界在那样的世界我?#35834;?#20197;放心大胆地自然呼吸

    不过自不待言再画那?#21482;?#20063;没有正经工作轮到自?#21644;?#19978;毕业诚然毕?#30423;ˣ?#20294;只要仍画抽象画收入保证就哪里也没?#23567;?#19968;如父亲所言所以为了生活我已经离开父母需要赚出房租和生活费我不得不接受画肖像画的工作通过千篇一律地画这种实?#27809;?#25105;?#20040;?#24471;以作为画家?#22534;硬写?br />
    而现在我正要画免色涉这个人物的肖像画住在对面山上白色豪宅里的免色涉被附近邻人议论?#36861;?#30340;谜一样的白发男士说是兴味盎然之人也未尝不可我由其本?#35828;?#21517;起用画其肖像换取巨额酬金然而我在此发觉的是现在的我甚至肖像画?#19981;?#19981;出来了这一现实就连这种实?#27809;?#20063;已无能为力看来我真好像成了空壳

    我们应该分开又高又密的绿草不言不语地前去见她我不着边?#23454;?#36825;样想到倘真能那样那该多么妙不可?#22253;?/p>

上一页 刺杀骑士团长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22ѡ5app